网站首页   |   建阳概况   |   史志动态   |   法规文件   |   机构设置   |   综合年鉴   |   理论研究   |   地情活页   |   资料下载
新闻中心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图说建阳
方志视频
图说建阳  
史志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志动态
(转)关于对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时间:2017-11-17 10:22:33 来源:中国方志网 作者:

中指组字〔2017〕4号

关于对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志办公室,国务院有关部委局、中央直属企事业单位史志机构: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和《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国办发〔2015〕64号),推动年鉴事业科学发展,充分发挥年鉴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中国地方志学会组织开展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评审工作,评审范围是全国地方志系统2015—2016年编纂并公开出版的各级各类年鉴。据统计,全国地方志系统2015—2016年编纂并公开出版各级各类年鉴共3512部。

在各地各部门评选推荐的384部年鉴基础上,经专家小组评审、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评审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复审与领导小组终审,在省级综合年鉴、地市级综合年鉴、县区级综合年鉴、专业年鉴中确定特等年鉴31部,一等年鉴58部,二等年鉴87部,三等年鉴114部,提名年鉴80部。经研究,对以上370部年鉴进行通报表扬。

根据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在地方志工作中作出突出成绩和贡献的单位、个人,给予表彰和奖励”的规定,建议本级人民政府对获得通报表扬年鉴的编纂单位和相关人员给予表彰和奖励。

希望获得通报表扬的年鉴编纂单位再接再厉,开拓创新,编纂出更高质量的精品佳作,为实现年鉴事业转型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同时,也希望各单位学习先进,高度重视年鉴质量建设,以“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为目标,编修出更多经得起时代和历史检验,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年度特点和地域特色的精品年鉴。

附件: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通报表扬名单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中国地方志学会

2017年8月5日


 

 

   附件

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通报表扬名单

370部)

 

特等年鉴31部)

·省级综合年鉴2部)

 

《上海年鉴(2016)》  《江苏年鉴(2015)》

 

·地市级综合年鉴6部)

 

《温州年鉴(2016)》  《淮安年鉴(2016)》  《淄博年鉴(2016)》

 

《武汉年鉴(2016)》  《长沙年鉴(2016)》

 

《乌鲁木齐年鉴(2015)》

 

·县区级综合年鉴17部)

 

《醴陵年鉴(2016)》  《乳山年鉴(2016)》  《陵水年鉴(2015)》

 

《天津市北辰年鉴(2016)》  《肥东年鉴(2016)》

 

《三水年鉴(2016)》  《北京海淀年鉴(2016)》

 

《太仓年鉴(2016)》  《黟县年鉴(2015)》  《长沙县年鉴(2015)》

 

《越秀年鉴(2015)》  《丰润年鉴(2016)》   《红塔年鉴(2016)》

 

《海门年鉴(2016)》  《金湖年鉴(2016)》  《漳浦年鉴(2016)》

 

《璧山年鉴(2016)》

 

·专业年鉴6部)

 

《国家电网公司年鉴(2016)》  《上海文化年鉴(2016)》

 

《中国财政年鉴(2016)》  《中国—东盟年鉴(2016)》

 

《中国考古学年鉴(2015)》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2016)》

 

 

 

一等年鉴58部)

 

·省级综合年鉴5部)

 

《山东年鉴(2016)》  《福建年鉴(2015)》  《北京年鉴(2016)》

 

《黑龙江年鉴(2015)》  《广东年鉴(2016)》

 

·地市级综合年鉴9部)

 

《连云港年鉴(2016)》  《杭州年鉴(2016)》  《成都年鉴(2016)》

 

《常州年鉴(2016)》  《厦门年鉴(2016)》   《海口年鉴(2016)》

 

《南昌年鉴(2016)》  《吉林市年鉴(2016)》  《宁波年鉴(2016)》

 

·县区级综合年鉴32部)

 

《延吉年鉴(2016)》  《临安年鉴(2016)》  《龙湾年鉴(2016)》

 

《宁国年鉴(2016)》  《武进年鉴(2016)》  《南山年鉴(2015)》

 

《海安年鉴(2016)》  《邓州年鉴(2016)》  《柳北年鉴(2015)》

 

《太原市迎泽区年鉴(2015)》  《雨花年鉴(2015)》(江苏)

 

《玄武年鉴(2016)》  《高港年鉴(2015)》   《如东年鉴(2016)》

 

《桐乡年鉴(2016)》  《洞头年鉴(2016)》   《德化年鉴(2016)》

 

《浏阳年鉴(2015)》  《北流年鉴(2015)》  《秀峰年鉴(2015)》

 

《成华年鉴(2016)》  《江阳年鉴(2016)》  《华蓥年鉴(2016)》

 

《观山湖年鉴(2016)》  《道真年鉴(2016)》  《会泽年鉴(2016)》

 

《平罗年鉴(2016)》  《克拉玛依区年鉴(2016)》 

 

《奉贤年鉴(2016)》  《建邺年鉴(2016)》  《东阳年鉴(2015)》 

 

《麒麟区年鉴(2015)》

 

·专业年鉴12部)

 

《广东建设年鉴(2016)》  《上海经济年鉴(2016)》

 

《杭州文化年鉴(2015)》  《中国会计年鉴(2016)》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年鉴(2016)》  《中国信息产业年鉴(2016)》

 

《中国林业年鉴(2016)》  《中国金融年鉴2016年刊(中文版)》

 

《上海科技年鉴(2016)》  《山东建设年鉴(2016)》 

 

《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2016)》  《黑龙江农垦年鉴(2016)》

 

 

 

二等年鉴87部)

 

·省级综合年鉴7部)

 

《新疆年鉴(2016)》  《吉林年鉴(2016)》  《安徽年鉴(2016)》

 

《湖北年鉴(2016)》  《湖南年鉴(2016)》  《青海年鉴(2016)》

 

《内蒙古年鉴(2016)》

 

·地市级综合年鉴14部)

 

《福州年鉴(2016)》  《深圳年鉴(2015)》  《中山年鉴(2016)》

 

《玉林年鉴(2016)》  《曲靖年鉴(2016)》  《开封年鉴(2016)》

 

《南宁年鉴(2016)》  《哈尔滨年鉴(2016)》

 

《沈阳综合年鉴(2016)》  《安庆年鉴(2016)》 

 

《常德年鉴(2015)》   《定西年鉴(2016)》  《通辽年鉴(2016)》

 

《楚雄州年鉴(2016)》

 

·县区级综合年鉴48部)

 

《兴义年鉴(2016)》  《二七年鉴(2016)》  《集美年鉴(2016)》

 

《普陀年鉴(2015)》  《鄞州年鉴(2016)》  《义乌年鉴(2015)》

 

《萧山年鉴(2016)》  《广德年鉴(2016)》  《武侯年鉴(2016)》

 

《雅安市名山区年鉴(2016)》  《贵阳白云年鉴(2015)》

 

《桦甸年鉴(2016)》  《浦东年鉴(2016)》

 

《青岛西海岸新区·青岛市黄岛区年鉴(2016)》

 

《石河子年鉴(2016)》  《北京石景山年鉴(2015)》

 

《东营区年鉴(2016)》  《淮阳年鉴(2015)》

 

《让胡路年鉴(2015)》  《栖霞年鉴(2016)》

 

《西乡塘区年鉴(2015)》  《石林年鉴(2016)

 

《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年鉴(2015)》  《昌黎年鉴(2015)》  

 

《洪雅年鉴(2016)》  《安宁年鉴(2015)》  《澄江年鉴(2016)》

 

《宣威年鉴(2016)》  《开原年鉴(2016)》  《宽城年鉴(2015)》

 

《海港区年鉴(2015)》  《河津年鉴(2016)》  《德惠年鉴(2015)》

 

《江源年鉴(2016)》  《和龙年鉴(2016)》  《靖江年鉴(2016)》

 

《射阳年鉴(2015)》  《东海年鉴(2016)》  《铜山年鉴(2015)》

 

《海宁年鉴(2016)》  《长兴年鉴(2015)》    《屯溪年鉴(2015)》

 

《长丰年鉴(2016)》  《台江年鉴(2016)》  《清流年鉴(2015)》

 

《垦利年鉴(2016)》  《涧西年鉴(2016)》  《郏县年鉴(2016)》

 

·专业年鉴18部)

 

《云南小康年鉴(2015)》  《长江年鉴(2016)》

 

《中关村年鉴(2016)》  《中国农业年鉴(2015)》

 

《中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年鉴(2016)》

 

《南宁铁路局年鉴(2015)》  《重庆教育年鉴(2015)》

 

《中国气象年鉴(2016)》  《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2016)》

 

《江西科技年鉴(2014)》  《江苏科技年鉴(2016)》

 

《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年鉴(2016)》

 

《北京工业大学年鉴(2015)》  《北京工业年鉴(2016)》

 

《山东地方史志年鉴(2016)》  《中国中医药年鉴(行政卷2016)》

 

《福建科技年鉴(2015)》  《中国标准化年鉴(2016)》

 

 

 

三等年鉴114部)

 

·省级综合年鉴9部)

 

《广西年鉴(2015)》  《江西年鉴(2015)》  《河北年鉴(2016)》

 

《四川年鉴(2016)》  《河南年鉴(2016)》  《海南年鉴(2015)》

 

《贵州年鉴(2016)》  《云南年鉴(2015)》  《陕西年鉴(2016)》

 

·地市级综合年鉴18部)

 

《大连年鉴(2016)》  《广州年鉴(2016)》  《济南年鉴(2016)》

 

《大理州年鉴(2015)》  《银川年鉴(2016)》  《桂林年鉴(2016)》

 

《宜宾市年鉴(2016)》  《九江年鉴(2016)》  《岳阳年鉴(2016)》

 

《泉州年鉴(2016)》  《齐齐哈尔年鉴(2015)》

 

《朔州年鉴(2015)》  《自贡年鉴(2016)》

 

《克拉玛依年鉴(2015)》  《西宁年鉴(2015)》

 

《东莞年鉴(2016)》  《东营年鉴(2016)》  《信阳年鉴(2016)》

 

·县区级综合年鉴64部)

 

《乐亭年鉴(2015)》  《蒲县年鉴(2014)》  《舒兰年鉴(2016)》

 

《兴化年鉴(2016)》  《绩溪年鉴(2016)》  《全椒年鉴(2014)》

 

《鼓楼年鉴(2015)》  《湘阴年鉴(2016)》

 

《北京朝阳年鉴(2016)》  《敦化年鉴(2015)》

 

《柯桥区年鉴(2015)》  《北京东城年鉴(2016)》

 

河年鉴(2016)》  《金普年鉴(2016)》  《虞城年鉴(2016)》

 

《夷陵年鉴(2016)》  《威远年鉴(2015)》  《望城年鉴(2016)》

 

《普宁年鉴(2016)》  《天河年鉴(2015)》  《阳东年鉴(2016)》

 

《高要年鉴(2016)》  《宝安年鉴(2016)》  《自流井年鉴(2015)》

 

攀枝花市西区年鉴(2016  《内江市东兴区年鉴(2015)》

 

《普安年鉴(2016)》  《福泉年鉴(2016)》  《和田市年鉴(2016)》

 

《沁水年鉴(2015)》  《宁化年鉴(2016)》  《高青年鉴(2016)》

 

《崂山年鉴(2015)》  《兰陵年鉴(2016)》   《海丰年鉴(2016)》

 

《容县年鉴(2015)》  《马山年鉴(2015)》  《阳朔年鉴(2015)》

 

《个旧年鉴(2015)》  《兰州市城关区年鉴(2015)》

 

《孝义年鉴(2014)》  《灵石年鉴(2016)》  《湖里年鉴(2015)》

 

《石狮年鉴(2016)》  《诸城年鉴(2016)》  《台前年鉴(2015)》

 

《中原区年鉴(2016)》  《固始年鉴(2016)》  《汉阳年鉴(2016)》 

 

《龙湖年鉴(2016)》   《江油年鉴(2016)》  《西充年鉴(2016)》

 

《行唐年鉴(2015)》  《曲周年鉴(2016)》  《天桥年鉴(2016)》

 

《屏山县年鉴(2016)》  《和硕年鉴(2015)》  《惠东年鉴(2015)》

 

《乳源年鉴(2016)》  《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年鉴(2014)》

 

《哈密市年鉴(2015)》  《建阳年鉴(2016)》  《内乡年鉴(2016)》

 

《芙蓉年鉴(2015)》

 

·专业年鉴23部)

 

《郑州铁路局年鉴(2016)》  《宝钢年鉴(2016)》

 

《浙江外事年鉴(2015)》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年鉴(2015)》

 

《广东卫生和计划生育年鉴(2016)》  《广西环境年鉴(2015)》

 

《中国建筑业年鉴(2016)》  《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年鉴(2015)》

 

《河北经济年鉴(2016)》  《江苏统计年鉴(2016)》

 

《黑龙江统计年鉴(2016)》  《中国国土资源年鉴(2015)》

 

《上海金融年鉴(2016)》  《南昌铁路局年鉴(2014)》

 

《甘肃水利年鉴(2015)》  《中国水利年鉴(2016)》

 

《陕西科技年鉴(2016)》  《安徽统计年鉴(2016)》

 

《浙江财政年鉴(2016)》  《中国畜牧兽医年鉴(2015)》

 

《中国渔业年鉴(2015)》  《海南农业年鉴(2015)》

 

《四川教育年鉴(2015)》

 

 

 

提名年鉴80部)

 

·省级综合年鉴3部)

 

《宁夏年鉴(2016)》  《西藏年鉴(2015)》

 

《天津区县年鉴(2016)》

 

·地市级综合年鉴12部)

 

《唐山年鉴(2016)》  《长春年鉴(2016)》  《山南年鉴(2016)》

 

《平顶山年鉴(2015)》  《沧州年鉴(2015)》  《芜湖年鉴(2016)》

 

《德阳年鉴(2016)》  《襄阳年鉴(2016)》  《贵阳年鉴(2015)》

 

《鞍山年鉴(2015)》  《遵义年鉴(2016)》  《三门峡年鉴(2016)》

 

·县区级综合年鉴47部)

 

《大同市南郊区年鉴(2016)》  《珲春年鉴(2015)》

 

《青阳年鉴(2014-2015)》  《庐江年鉴(2014)》

 

《济源年鉴(2015)》  《滑县年鉴(2015)》  《云安年鉴(2016)》

 

《旺苍年鉴(2016)》  《正安年鉴(2016)》  《洪洞年鉴(2015)》

 

《高平年鉴(2015)》  《锡林浩特年鉴(2015)》

 

《定海年鉴(2016)》  《嵊州年鉴(2015)》  《泰和年鉴(2015)》

 

《樊城年鉴(2016)》  《霞山年鉴(2015)》  《新丰年鉴(2016)》

 

《平远年鉴(2016)》  《青秀年鉴(2016)》  《凯里年鉴(2016)》

 

《钟山年鉴(2015)》  《抚顺县年鉴(2015)》

 

《大石桥年鉴(2014-2015)》  《杨浦年鉴(2016)》

 

《邵武年鉴(2016)》  《招远年鉴(2016)》  《曲阜年鉴(2016)》

 

《东昌府年鉴(2016)》  《曹县年鉴(2016)》  《杞县年鉴(2016)》

 

《化州年鉴(2015)》  《吉木萨尔年鉴(2016)》

 

《汝州年鉴(2016)》  《筠连县年鉴(2015)》  《万源年鉴(2016)》

 

《渑池年鉴(2016)》  《通江年鉴(2016)》  《东兴年鉴(2015)》

 

《长武年鉴(2016)》  《富县年鉴(2016)》  《石城年鉴(2016)》

 

《南康年鉴(2016)》  《桑日年鉴(2016)》  《丹江口年鉴(2016)》

 

《长阳年鉴(2016)》  《开平年鉴(2015)》

 

·专业年鉴18部)

 

《贵州交通运输年鉴(2015)》  《长安年鉴(2016)》

 

《湖南统计年鉴(2016)》  《中国品牌农业年鉴(2016)》

 

《浙江公安年鉴(2016)》  《天津规划年鉴(2016)》

 

《武当山年鉴(2016)》  《山西省住房与城乡建设年鉴(2016)》

 

《浙江统一战线年鉴(2016)》  《广东财政年鉴(2016)》

 

《温州公安年鉴(2016)》  《大连理工大学年鉴(2016)》

 

《杭州科技年鉴(2016)》  《中国茶叶年鉴(2013-2016)》

 

《中国休闲农业年鉴(2015)》  《青海交通年鉴(2015)》

 

《浙江商务年鉴(2016)》  《山东商务年鉴(2016)》

上一篇:“县县有朱子 处处有遗存” 南平市现有百余处朱子文化遗存
下一篇:铁胎建盏研究中心成立
Copyright www.jyqdfz.org.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建阳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闽ICP备15009043号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政府 邮编:354200 电话:0599-5823170 传真:0599-5823170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技术支持:闽北都市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