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建阳概况   |   史志动态   |   法规文件   |   机构设置   |   综合年鉴   |   理论研究   |   地情活页   |   资料下载
历史文化  
史志动态
通知公告
图说建阳
方志视频
图说建阳  
建阳之最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建阳之最
话说古建阳
时间:2016-06-06 17:30:09 来源:建阳新闻网 作者:

 

话说古建阳

 
来源:建阳新闻网,作者:刘建
 
建阳为何别称大潭
自古建阳又称“大潭”、“潭阳”,是因为先有大潭城而后立县。据《汉书》记载,汉武帝刘彻执政时,东越王余善控制着今之福建全境和浙江南部地区。余善名为藩臣,阳奉阴违,不仅拒不向汉朝纳贡,还野心勃勃,梦想当“君临天下”的皇帝。汉元鼎年间(公元前116—111年),余善在今闽北地区四处察看,选择六处建军事城堡以拒汉。其中一处称“大潭城”,位置便在今建阳城区登高山下。此地二水交汇,背依山岭,不失为一个进攻坚守皆有利的要塞。六城竣工后,余善遂将兵力分屯大潭城等六城中,自以为布下了固若金汤的防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余善自立为武帝,私刻玉玺,封驺力、循北二人为“吞汉将军”,分南北二路进犯浙江,杀死汉军三校尉。最终以兵败而告亡。(刘建)
 
东汉建安十年建阳置县
余善造反失败,大潭城被大汉军攻克,归属汉会稽郡。到三国时,东吴孙权为扩大领地,向闽地出兵五次。据《三国志?吴书》记载,与大潭城有关是第二次出兵,时间为建安八年(203)。孙权派大将贺齐进兵汉兴(今浦城)、大潭、建安(今建瓯)等地。当时有个叫王五的人,是大潭城一带的首领;另一个叫邹临的人,是盖竹(今徐市一带)的首领。当贺齐率军攻打汉兴时,王五与邹临两人联手,吴五在大潭城屯兵六千,邹临在盖竹屯兵六千。准备与贺齐军拼死一战。 贺齐大军兵临大潭,双方力量悬殊。吴五、邹临两人见大势不可逆转,皆倒弋投降。东汉建安十年(205),孙权将原上饶和建安部分辖地新置建平县,县衙设在大潭城水南。晋太康元年(280),又因建平县与建平郡同名,以建平地处建溪之阳,更名建阳县。建阳之名由此始,是闽地最早设县的五县之一。其它四个县是候官(今福州)、建安(今建瓯)、延平(今南平)、汉兴(今浦城)。(刘建)
 
建阳为何称图书之府
建阳刻书,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萌芽于五代,繁荣于两宋,延续于元明和清初。建阳刻本史称“建本”,俗称“麻沙本”。历史上“建本”与“浙本”(浙江临安,今杭州)、“蜀本”(四川成都)鼎足而立,建阳也因之成为历史上我国三大印刷中心之一。南宋祝穆《方舆胜览》记载:“麻沙、崇化两坊产书,号为图书之府。”这是建阳称“图书之府”的最早说法,并得后世公认。元、明时期,崇化刻书超过麻沙,“书市在崇化里(今书坊),比屋皆鬻书籍,天下客商贩者如织,每月以一、六日集。”“版本书籍,上自六经,下及训传,行四方者,无远不至”。(明嘉靖《建阳县志》)书坊乡至今遗存“书林门”和“积墨池”。书林门是古崇化书坊东门,书商由此进村,有一条大道直通书市。积墨池座落在书坊村边稻田中,地处洼地,四方作坊印书废水均流于此,年久水色若墨。1992年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摄制组曾到现场拍摄,全国展播,如今常有专家、学者和游客慕名前往参观。(刘建)
 
建阳为何称朱熹故里
朱熹17岁与隐居萧屯(今考亭破石)的刘勉之女儿刘清四完婚,女婿如半子,此后刘勉之萧屯草堂成了朱熹常来常往的寓居、问道之所。绍兴十七年(1147)秋,朱熹以建阳籍报名参加乡试。考中后,第二年参加御试,又金榜题名考中进士。现存《王佐榜进士题名录》记载十分明确:“第五甲,第九十人,朱熹。本贯建州(府)建阳县群玉乡三桂里,父为户。”朱熹中年葬母祝氏夫人于马伏寒泉坞,此后朱熹隐居寒泉、云谷两地长达10年之久。当他从山林走出来时,背着一大包厚实的著作,历史学家评价这是“考亭学派”的初创阶段。建阳童游、书坊、黄坑、麻沙、徐市、将口、崇雒等乡镇都留下他的足迹,每到一地均有诗作流传,多达100余首。朱熹葬妻刘氏于黄坑后塘大林谷,葬长子朱塾于莒口大同山。为了实现父亲朱松遗愿:“考亭溪山清邃,它年可以卜居。” 晚年定居考亭讲学9年,谢世后与夫人合葬于黄坑,其墓陵已修复,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所谓“故里”,《辞海》的解释是“人的出生地或长期居住的地方。”朱熹在建阳断续生活了20余年,终老考亭,所存史籍,无一说朱熹“客死它乡”。建阳称朱熹故里,自在情理之中。(刘建)
 
建阳为何称南闽阙里
“周东迁而夫子出,宋南渡而文公生。”在中国教育史上,有两个人占有特殊位置。一个是孔子,另一个是朱熹。史称“宋之朱子如周之孔子”,“北孔南朱”历来为史坛之佳话。当年孔子在曲阜阙里街收徒讲学,“阙里”便成了孔子讲学地曲阜的别称。“南闽阙里”,意思是中国南方闽地的“阙里”,其喻意是朱熹讲学地建阳,像孔子讲学地曲阜阙里街一样辉煌。早在南宋,建阳即被外界称“文公阙里”,后来又称“南闽阙里”。别小看“阙里”这一称号,偌大一个中国,能并称南北“阙里”的只有山东的曲阜和福建的建阳,南北阙里遥相呼应,成为中国教育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刘建)
 
建阳为何称嘉禾之乡
南宋时,“建阳县嘉禾生一本十五穗”,宋理宗皇帝“龙颜大悦”,诏改建阳为“嘉禾县”(宋史理宗五)。又据明嘉靖《建阳县志》卷一记载,此嘉禾是产于建阳“唐石里”(今黄坑)建阳“嘉禾之乡”的美誉由此始。建阳自古就是米粮川,宋代就出现“一年两熟”的双季稻。《县志》载建阳宋时起种植“占城稻”。占城又名占婆(今越南中南部),此水稻品种高产、早熟、耐旱,北宋初年首先传入我国福建地区,并迅速在江南地区推广。宋代建阳人江翱曾出任汝州鲁山(今河南鲁山)县令,当地百姓多种麦、豆、玉米等,种水稻因干旱而绝收。江翱便派人回家乡建阳贩运占城稻良种到鲁山种植,第一年就喜获丰收。(刘建)
 
洞天福地建阳占其三
“洞天福地”,系道家之说,传说是神仙和真人所居住的地方,皆是名山胜境地。道教有部书叫《云笈七签》,“云笈”指道教的书籍,“七签”指《道藏》七部——三洞四辅。全书分为七大部分,凡122卷,170万字,此书第三部分详细记载了道家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方位及仙主,其中有三处在古建阳境内。三十六洞天中第十六小洞天为武夷山洞,称真升化玄天,在建州建阳县,由真人刘少公治之。有升真观,在武夷山大王峰。当时崇安尚未立县,属建阳崇安场,武夷山一带属建阳县温岭镇管辖。七十二福地中第十三福地为焦源,是尹真人炼丹隐居之所,在建州建阳县焦源山。山势峭拔,登山者曲折五里,山上有焦源寺,旧属崇仁德里,方位在今童游南林溪子边村附近山林。第三十一福地为勒溪,在建州建阳县洛田里。勒溪后来更名芹溪,萦回九曲。又据《县志》载,汉淮南华子期曾隐居此山炼丹得隐仙灵宝法,骖鸾而去。朱熹曾作《芹溪九曲》诗,其五曲(今将口镇东田)可作佐证: 五曲峰峦列翠屏,白云深处隐仙亭;子期一去无消息,唯有乔松万古青。五曲之处砚山又称夫子案山、孔山,古时有砚峰教寺。山上有一大石端平如案,黑色,隐隐若一大砚石,传说这是孔夫子遗落在这儿的砚台。山上还留有炼丹台,高人座,高人梯,隐仙亭等遗迹。(刘建)
 
考亭地名来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古时建阳考亭在外界名气比建阳还大,这主要是朱熹在此讲学,四方学子不远千里,背着书箱前来求学有关。但考亭得名,却是因唐代南下入籍建阳的中原名门望族黄子陵。古建阳群峰叠嶂,是个远离战乱漩涡的“世外桃源”,成为历代名士、富豪和布衣百姓避乱的好场所。唐代末年,中原连年战乱,有位叫黄子陵(字元威)的官宦子弟,从河南洛阳南逃入建阳。一路上他目睹许多城坊、村落沦为废墟焦土,“行百里而无鸡鸣”,而到建阳后大为惊叹,如入世外桃源。黄子陵特赋诗赞美建阳的宁静:“市楼晚日红高下,客艇春波乐往还。人过小桥频指点,全家都在画图间。” 黄子陵在今考亭村定居下来。为纪念在战乱中不幸遇难的父亲,在村口建一亭,取名“望考亭”(死去的父亲称“先考”),而后日久“考亭”演变成村名。(刘建)
 
马祖道一与圣迹寺
莒口圣迹寺建于唐咸通年间,开山主持是佛教南宗创始人慧能禅师的二传高徒马祖道一禅师。马祖道一是中国禅宗史上最有声望的人物之一。传说道一禅师容貌奇异,牛行虎视,引舌过鼻。在寺下山脚岩石上,至今还留有一个一尺多长的大脚印,传为马祖道一禅师的圣迹,圣迹寺也因此得名。 “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此话在佛教界广为流传。丛林是寺院别称。在马祖道一之前,禅宗僧人修行保持了古印度时期的习惯,托钵化缘,居无定所。马祖道一在福建建阳开宗建立了平生第一所寺院“圣迹寺”。尔后他云游四方,在各地建立了四十八座寺院。后来,他的弟子百丈制定了丛林清规。马祖道一故里四川什邡市政协一行四人,曾千里之外专程到建阳寻访圣迹寺,满意而归。(刘建)
 
状元叶齐
古代殿试考试是科举最高一级考试,皇上亲自主考,及第者就是进士,俗称“天子门生”。一甲中式第一名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宋代建阳先后有百余人进士及第,状元、榜眼、探花都曾在建阳诞生。状元叶齐,字思可,崇化里(今书坊)人。端拱元年(988)他参加京都(开封)殿试,擢居中式第一人,摘取了天下举子朝思梦想的状元桂冠。据史料记载,叶齐不仅是建阳县,而且是八闽宋代第一个状元。话得说回来,叶齐这顶状元桂冠,是宋太宗“犹恐遗才”得来的,说起来有点悬。叶齐第一次参加殿试时落第。金榜一公布,众多考生认为选拔不公,“击鼓求别试”。宋太宗开明大义,先后又下诏复试两次。叶齐第一次复试仍然名落孙山。在第二次“复试诗赋”时,叶齐才得以跃居榜首,与他同榜者共有31人。也就是说,叶齐实际上是三试后方中第一。若称其为“大魁天下”,自然难以服众。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叶齐授官并不高,初为陶錧令,后为颖州通判。(《续资治通鉴》宋纪14)叶齐金榜题名后,建阳轰动一时,特别是崇化里(今书坊),特建“状元桥”以纪念之。(刘建)
 
五经三注第四世九贤家
唐昭宗时(889—903),东昌刺史蔡炉(弋阳人)被贬为建阳长官(一说随王潮入闽为建阳长官),到任后见本邑山清水秀,民风淳朴,遂举家搬迁落籍,在麻沙定居。蔡氏家族后来成为本邑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其中最出色为“蔡氏九儒”。按辈分排列依次为:蔡发、蔡元定(蔡发子)、蔡渊(元定长子)、蔡沆(元定次子)、蔡沉(元定三子)、蔡格(蔡渊长子)、蔡模(蔡沉长子)、蔡杭(蔡沉次子)、蔡权(蔡沉三子)。与其他家族不同的是,蔡氏子孙受蔡发影响,做学问又不应科举。“富贵良非愿,林泉毕此生”(蔡格诗),九儒中除蔡杭外,其余八人都是乡间隐士,又都是受邑人尊敬的教书先生。“九儒”部分著作汇成《潭阳蔡氏九儒书》流传于世。《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等《五经》中,有“三经”系“九儒”注释,蔡家因此得到“五经三注第,四世九贤家”之誉。另蔡元定又力助朱熹完成《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四书》注疏。中国儒家经典《四书五经》九部书中,有七部系建阳人注释,成为儒生学子必读书,真乃中国文化学术史上一大奇迹,不失为建阳之骄傲。(刘建)
 
谁是宋慈先祖?
世界法医学家鼻祖宋慈的先祖是谁?由于查询不到潭阳宋氏家谱,一度成为一个谜。我在撰写《大潭书》时惊喜地发现:唐朝有位名叫宋仕唐的人,正是宋慈入籍建阳的先祖。这一史实,鲜为人知,连不少对宋慈研究很深的学者也忽略了。据《福建通志》记载,宋仕唐,字世卿,遂安人,唐元和年间进士。奉命任建阳县丞,任职期间“公廉有守,遇事通晓”,且十分喜爱建阳山水、民情,不幸不久积劳成疾,死于任上。弥留之际,他留给妻儿的临终嘱咐是:“我有遗爱在民,即不讳,可聚族于此。”其妻遵其嘱,宋氏这支分支遂世世代代在建阳童游繁衍、生息。刘克庄为宋慈所写的《宋经略墓志铭》,可为这段史实佐证:“宋氏自唐文真公传四世……,三世孙世卿,丞建阳,卒官下,遂为邑人。”世卿乃宋仕唐之字,这段史料记载,与《福建通志》上的记载吻合。因此可以认定,宋慈祖先移居建阳的一世祖是宋仕唐。一个人在病榻弥留之际,回首平生,儿女情长,要留给家人的语言是千头万绪的。这位唐县丞却以子孙定居建阳作为生命终结的最后意愿,邑人津津乐道,旧县志将这桩轶事收入《丛谈》之中。古建阳是个远离战乱漩涡的“世外桃源”,成为历代名士、富豪和布衣百姓避乱的好场所。青山绿水,民风淳朴,这种安宁,乃百姓最渴望的惬意生活。使多少人产生了在此定居的念头,宋仕唐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刘建)
 
谁是童游桥的始建者?
童游桥最早称“拱辰桥”,首建者叫宋翔,字子飞。一字志腾,童游里人。绍兴年间由“童选”及第进士。我国历史上不乏天资过人的神童,“童选”,类同现在选拔的少年大学生。宋翔自幼颖悟卓绝,被里人称为“神童”。宋翔七岁那年,与建阳县里一班文人在县坊聚会,有人命其以“灯”为命题赋诗。宋翔当众挥笔而成,在场者无不赞赏。其诗曰:耿耿照幽房,荧荧鹤焰长。昔年江上女,曾向乞余光。宋翔在京城读书时,史称其文才“名动京师”,著作主要有累官国子监簿。据县志记载:宋翔回乡见童游乡亲往来县坊隔着崇阳溪,平日靠摆渡过河。每逢洪水便交通断阻。宋翔首创义举,慷慨解囊,修建起一座桥梁。新桥酾水13道(即有13个桥孔),桥上建覆屋长廊,计85间,以便行人小憇。整个建筑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十分精巧,不愧是古人建桥智慧的结晶。旧名为濯锦北桥,后更名为拱辰桥。(刘建)
 
闽中第一流人物宋咸
崇雒昌茂村是个历史悠久的村庄。村庄位于旧时官马大道之旁,村头有砖砌牌坊门,门上砖刻之字云:“积厚流光”。仁宗天圣二年(1024),这个村出了第一个进士,名叫宋咸,字贯之,历知尤溪县、邵武军、福州知州,累官至尚书都官郎中。宋咸应是宋慈的先祖,省志称其为“闽中第一流人物”,但没引起本建阳人重视。道光《建阳县志》记载很简单。景祐元年(1034)春,宋咸以病乞乡里,在崇雒昌茂村建“霄峰精舍”,专心著书,把著书立说看成是为后世积善积德之举。宋咸的著作有《杨子法言广注》,杨子是我国战国初期哲学家。经宋咸注释的《易训》、《论语》、《毛诗》等,通俗明白,使一般人能够读懂。除此,其著作还有《朝制要览》、《剑池编》等。宋咸善文工诗,惜所作诗大部分散佚。《全宋诗》卷177收其诗作5首。宋咸既然是“闽中第一流人物”,所交之友也多贤达之辈。宋代名人对宋咸的著作评价较高,其中包括德高望重的欧阳修。宋咸《周易补注》十卷刊行后,欧阳修称赞宋咸勤于学问考正,经书中不少错误得到校正。宋代名诗人苏舜钦与宋咸是知心好友,当宋咸与他分手南归时,苏舜钦惋惜友人匆匆别去,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特作(《沧浪亭怀贯之》诗赠之,感叹“君又暂来还径往,酬吟谁复伴衰翁?” 宋咸终老建阳,归葬三桂里黄华山宝山庵后。按其籍贯、姓氏分析,宋咸有可能属宋仕唐的后裔,法医学家宋慈的祖先。由于宋氏族谱散佚,仅能作此推想而已。(刘建)
 
明代重修书院
在明代,考亭,作为朱子学发祥地,受到明代学者的瞩目。不少 学者不远千里慕名前来祭拜朱熹。考亭书院有所发展。除此,明代重修的书院主要有:

横渠书院,在永忠里麻沙。横渠书院原为宋理学张载移居本邑后裔所建,在当时来说,可与考亭书院比美,共五十楹,中为大厅,左为集义斋,右为敬本室,大门外矗立两座大牌坊,一曰“扶植纲常”,一曰“缵述道统”足称大观。可惜这一宏伟建筑元末毁于兵火。明洪武丁卯(1387)知县郭柏泰重建,“悉如旧制,屋宇华丽,观者钦仰”(丁显《重修横渠书院记》)。

廌山书院,在禾平里长坪,洪武乙卯(1375)知县陈敏重建,明提学宋衡为之作记。

庐峰书院,在崇泰里后山,始建于宋,岁久倾圮,明正统戊辰(1448)重建。明成化年间增建大门,又于坊门外立二坊,明嘉靖年间又复建一次。明成祖永乐十四年(1416),特大洪水,堂宇推荡无存,书院金匾为裔孙蔡佐所保存。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奉礼部令谕,重建庐峰书院。明宪宗成化十一年(1475),巡案御史尹仁捐俸银一百两,增建头门、中厅、大殿左右两庑共五栋,外建庐峰书院砖坊。

环峰书院,宋建于县坊西清巷,元未毁于兵燹。正德年间知县邵豳改建于三桂里妙高峰下 ,正统、成化年间和万历年间均有重修,明给事中毛宪(字式之,别号古庵)为之作记。

潭溪书院,在崇泰里莒口,原为黄勉斋先生祠,明嘉靖八年知县薛宗铠改建为书院。

鳌峰书院,在崇泰里樟布,明成化年间副使何乔新重修,明万历丁酉(1597)都御史金学曾又重修。明许天赐为之记。

溪山书院,在崇泰里后山,明洪武丁卯(1387)知县郭伯泰重修。

同文书院,在崇化里书坊,朱熹建于宋乾道年间,久圮。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礼部侍郎邑人张元略重建。

云庄书院,在马伏。明成祖永乐十四年(1416),麻阳溪特大洪水,书院尽没,仅存祠堂。英宗正统年间(1436-1449)奉礼部令,官府出钱修理书院。此后云庄书院多次遭水患、兵燹之害,屡建屡圯。明神宗万历八年(1580)奉令裁撤。过五年,御史杨四知奉请恢复书院,获准。
 
潭阳第一丛林佛教传入本邑,约在晋元康年间(公元29l---299年),当时尚未普及。本邑仅有两座寺院,一是童游的灵耀寺;二是城坊之东的水陆禅寺。建阳佛教至唐、五代时进入鼎盛时期。据县志载,这期间建起的寺庙多达131座。如果依宋代学者杨亿《宋朝事实类苑》卷61《风俗杂志》之说,建阳有寺庙257座。杨亿生于五代,卒于宋。他所统计数字,应比明嘉靖年间纂修的《建阳县志》更接近于真实,真可谓是“邑中名山僧占尽,山路逢人半是僧。”

 

唐代建阳规模最大、香火最旺的是大潭山坳的开福寺,又叫福山寺(今县委党校处),建于唐宣宗大中年间(847—859),又为县衙的祝圣道场,号称潭阳第一丛林。寺院座落在山林之中,古木叠翠。景色清幽,寺前有雄伟的山门。此寺地处城坊之郊,县衙官吏、富豪商贾、平民百姓来往方便,香火极为旺盛。当时大部分寺庙都拥有寺产,其中寺田多的有数千亩,少的也有十几亩。大潭山的开福寺,最盛时有籍田3606亩7分4厘,可见寺庙规模之大。(刘建)
 
明代社学和义学
在明一代,本邑除学宫、书院外,还设有社学和义学。社学是乡一级政府用公费办的学校 ;义学是有志兴学者私人举办的学堂。

明代邑中社学有县坊社学,在县衙门附近。同由(童游)社学,建在同由直街,曾毁于火,嘉靖年间重建,计三栋三。三桂里社学,建在岳庙之左,一门三间,有大小厅各一。

麻沙社学,在永忠里麻沙,明嘉靖十二年(1533)邑人刘有光主持兴建。茶布社学,在崇政里盖口,明万历年间建。书坊社学,在崇化里书坊同文书院文昌阁下方。

社学实际上是当时教育的一种主要形式,除此还有由“义塾”发展而成的“义学”,在义学学习的学生,可以免交学费。兴办义学的大部分是地方上的“有识之士”,亦有官府出面办的,然而兴办义学者目的尽不相同,并非全属“义举”,有的只是想通过办义学沽名钓誉,笼络人心,因此义学很不稳定,时起时落。(刘建)
 
明代建阳科举
“书中自有万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封建时代的说法,也是那时的现实。你若想当官,非得经过科学考试不可,“中外文臣皆由科举而进,非科举者毋得与官”(《明史》卷70)。

万历县志载,建阳“自明兴以来,科举寥寥如晨星,又不甚显着”。于是有人认为“宋时樟滩未凿,风气未汇”。而如今为通航把樟滩凿通,破坏了风水,所以科举登第者“寥若晨星”。

明代科举基本延用宋制,分乡试、会试、殿试三个级别。乡试在各省省会举行。乡试发榜称乙榜,榜上有名者即为举人。

明代举人地位很高,有资格直接挑选去做官。如暂时未谋到官职者,也因中举一下子成为乡里的显赫人物,连知县也对其刮目相看。成为举人后,还有资格在家门首或街道巷口建文魁坊,光耀门庭。“一举天下知”,这种吸引力太大了,因此有人从孩儿时读书,少年赴考,一直到两鬃斑白,仍然去赶考。

建阳毕竟是闽学发祥地,邑人好诗书而轻武举,文公风范流传,文化基础厚实。在明代,仍有72人在乡试中举。其中11人通过殿试,登进士第,并有1人获状元。武举则寥寥无几,自唐设科以来,一直到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方有三桂里人张大命考中武进士,此人为本邑有史记载的第一个武进士。(刘建)
 
十老会
宋代建阳不仅名人众多,且长寿。据道光《建阳县志》载,宋徽宗时,先后在朝中担任过大夫以上的建阳人有九位年逾八旬。他们是:朝请大夫傅鎔,字范民,87岁。朝请大夫王恕,字伯达,86岁。承奉郎刘颜,字几叔;承议郎陈决,字刚中;承奉郎王奎,字光明;此三人皆83岁。奉议大夫李饰,字元质,82岁。大夫吕蒙,字蒙儒,86岁。奉议大夫吕议,字仲议,80岁。还有一人姓名失传,岁数也在80岁以上。唐有白居易相邀“九老”同游,饮酒吟诗之逸事。于是王恕倡议建阳籍士大夫归田“九老”聚会,共叙乡情。这时,建阳人龙图阁直学士陈轩(字元舆),年刚满八十,被徽宗委派在成都上任,闻此消息,仍寄书要求回乡参加此聚会,众皆以为乐。并建议将“九老会”更名为“十老会”,可谓是“十老八百有余岁,雪鬓霜髯堪称奇!”
 
明代建阳进士与举人
本邑明代72名举人,绝大部分为书香门第和官宦后代。在地方影响较大的举人有三衢里丁慈(字元凯),正统六年(1441)中举,景泰五年(1454)登进士第。任云南道监察御史,升河南按察司佥事,“严明奖善,锄奸有声”,卒于任。

北洛里江龙(字世霖),嘉靖三十上年(1555)举人,先后在广西任南宁府判,左州知州,郁林州知州等职。居官廉明爱民,每到一地都留有政声,减轻百姓徭役负担,禁鬻子,着有《粤东粤西议稿》。

明隆庆元年(1567)举人江腾鲸(字于潜),处理公务之余,常作诗写字,他认为“诗写性情,天窍发而万籁生”。曰“不敢以区区俗吏,荒废吾心也”。

刘童,字良能,崇泰里人,永乐十五年(1417)中举,翌年复中进士,授湖广宁远县知县。因其为人鲠直,得罪当朝宰相,尽管他胸有才略,却再也没有被重用,坎坷终身,以云南蒙化州知州卒。

还有一位官运不济的举人,名叫袁文绍,万历庚子(1600)中举。初仕途顺利,由长乐教谕升国子监学证、户部郎中等职,结果因得罪权贵,挂冠归里,在建阳林居二十年,以诗酒自娱,并设家塾教本家弟子。

(武夷新区微友汇整理)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朱源寺桔树王
Copyright www.jyqdfz.org.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建阳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闽ICP备15009043号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政府 邮编:354200 电话:0599-5823170 传真:0599-5823170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技术支持:闽北都市网
Top